一位自尊心很强的神经病

你要是批评我,我就哭

不会的。

不敢发在空间微博朋友圈,这里是我最后的自留地了。

原来我这么十恶不赦啊

丧逼日常

今天出了一点事情,大概是关于被抛弃被插刀的桥段。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这么愤怒过了,小学中学大学,被朋友被暗恋对象被其他乱七八糟的人,想想我也真是蛮凄惨的。

是不是每个阶段我都要经历一次这样的事,然后才能变得更硬邦邦,才能对别人给我的各种伤害无动于衷?

我本来以为我已经不会再为这种事动气了,我以为我已经够硬邦邦了。

但我还是觉得愤怒,觉得委屈。

我可能真的不适合交朋友,不管是普通朋友还是男朋友,要是去算命,算命先生可能会这样跟我说。

你这个人天生没人爱啦,到老死都注定是一个人,所以别努力了,再努力也没人喜欢你的。

大概我上辈子真的是个十恶不赦,死后要下地狱的那种大恶人吧。

乱七八糟

周五晚上去了杭州,昨天一天基本耗在西湖,今天中午去了灵隐寺,去年没去成,这次去总算圆满了。

去烧了香拜了佛,去年去杭州之前打了很久腹稿,有很多想要求的东西,可是没去成,今天我拿着香站在大殿前面,朝四个方向拜了四次,第三次的时候才想起来,啊,我是不是该许一点什么。

我在那里愣了几秒钟,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想求的,想着希望家人身体健康,就接着拜完了剩下的两次。

然后进了大殿,我已经很久没有去过庙里了,家那边的缅寺规模不是很大,佛像不如这边雄伟,我一进殿一抬头就被震住了,佛像很高,低头看着殿里的人,微笑着,神情宽和又悲悯。

对这种东西我其实是一直抱着有点敬畏的心情都,不太相信,又不敢不信,因...

东京少女姊妹篇——南京少女(x

昨天看见半个朋友圈都在武汉,我一个人在宿舍煮粥煮面,突然就很难过,本来清明我也打算去武汉找w君的,但我讨厌的一个室友也要去,我一气之下就决定不去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有毛病。

我和w君说我好后悔啊,我现在一个人在宿舍惨兮兮,然后又说我明天要去看电影,w君问我看啥,是什么时间的,我说两点十分的嫌疑人,她就去买了一张两点的电影票,因为她看错时间了(。

然后今天她在武汉,我在南京,隔着一千多公里,一起看了电影。

中午我们差不多是同时出门的,我昨天没想到,今天她告诉我她出发的时候我才想到的,东京少女里的这个桥段是到现在为止最让我心动的约会桥段。

自己来尝试这种桥段的时候更心动

中途除了看电影...

失眠叨逼叨

看见的就当看个笑话吧,觉得我有病就偷摸摸骂,评论骂我我就哭

瞎几把追的不算,这是第二次有人试图来撩我,然鹅场面依旧非常地惨不忍睹。

母胎solo至今,有人来撩受宠若惊,但面对直男尴尬的撩技又心情复杂,讲真,我都比他撩的好。

但是我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我知道他喜欢我,但我不喜欢他,又不好意思在他啥都没表示的时候直接说你别白费心思,所以说起话来不仅不小心斟酌,还故意怼他。

直男同学一度被我堵得无言以对。

有时候我准备好了下一招在那等着,他飞起一脚转移话题,速度之快技巧之生硬,非直男做不到。

我知道他喜欢我,但我不喜欢他,所以只想快点让他讨厌我,我甚至瞎几把扯了一个...

关于继科退役,占tag抱歉

今天下午看完直播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走到一半实在难受,又折回家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妆哭花了双眼皮贴也哭掉了,哭到打嗝还抱着手机和同学说这件事,整个朋友圈炸了半个,我家在一楼,路过的人大概会觉得里面住了一个神经病。
整个晚上都焦躁得不行,干什么都不得劲,连看见手机壁纸和电脑桌面都怄得慌,眼睛一直肿着,贴完黄瓜冰敷过好不容易才消肿,又看到这篇,最后一句话,眼泪哗又下来了,憋也憋不住,心口的石头压得我几乎要窒息了,哭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我是新粉,短短几天里怀疑过自己无数次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他的新粉,喜欢得不得了,又担心自己是不是因为营销号卖的人设才喜欢的他,这份喜欢是不是真心的,小心翼翼地考虑我到底...

日常思考人生

今天去了敬老院,里面都是些孤寡老人,其中还有不在少数的人已经口齿不清,甚至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我的第一反应是万一以后我老了也会变成这样要怎么办?其实三年前我就想过这个问题了,那会爷爷毫无预兆地脑梗,半边身子瘫痪,直到现在生活都无法完全自理。之前多硬朗的一个老爷子啊,每天坚持运动,袜子衣服床单被套都是手洗,从来不用洗衣机,还是把自己拾掇的干干净净,一点也不像七八十岁的老头子,还在老房子那边的时候还会做木工,家里的椅子桌子有不少都是爷爷做的,结果突然就这样了,洗澡要人帮忙,上厕所要人帮忙,刮胡子漱口都要人帮忙。

出院之后的一年爷爷都十分暴躁,那种无力感不论摊到谁身上都是难以接受的吧。

我当时...

记两个美♂妙の梦

连着两天晚上梦见了我家大宝贝,终于拿到了心心念念的签名。
还是to签。
而且两个晚上的梦是连续的。
开心得要飞天💅

第一晚。
碰到了蹲在小树丛里的易只猴,不要问我为什么是在小树丛里,猴年让我们一起回归天性,小树丛就是我们的主场√
我们好像是在偷看(。什么东西,忘了,毕竟是前天晚上的梦,昨天太忙没记下来,今天就记得个梗概了……我real冷静地一边偷窥一边和玺宝交流心得,然后临走的时候我就问他说“北鼻能给我个to签吗?”
其实他点头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妈的又没带纸笔……
还没等我说客官稍等小的去给你找纸笔的时候他就开始写了……
开始写了……
妈的喜极而泣!
终于不在纸笔问题上和老子扯皮了!
拿到签名我就挥手跟他说拜拜...

活着真累

每次爸妈吵架我都有点害怕然后又失望,倒不是害怕吵到离婚啦,我是觉得这种古怪的关系离了婚反而他们两个人都会轻松一点,包括我也会轻松一点,我只是怕动嘴→动手。


失望的话主要是对我爸失望,可能我比较偏心我妈,但不得不说我爸真的很奇葩,另外一个就是对这样子的婚姻失望吧。


我为什么对婚姻没有任何期待?都是因为他们。


也不是说我不喜欢我爸,我只是在每次对他燃起一点希望的时候就会迎来更大的失望,我凌晨两点才到客运站然后他睡过头听见我妈说我到了一个人在路边等然后衣服都没穿好跑着来接我时候我也觉得他应该是喜欢我这个闺女的吧,但是他又自我到完全不懂要怎么照顾别人的感受,现在我面对的心情大概是一边...

下一页
©一位自尊心很强的神经病 | Powered by LOFTER